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

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

18565871528(tel)

18565871528(fax)

TA:前沙特情报官员的切尔西球迷儿子被沙特扣押18个月之久

2021-11-01 15:30字体:
分享到:
html模版TA:前沙特情报官员的切尔西球迷儿子被沙特扣押18个月之久

?The?Athletic?UK通讯记者Adam?Crafton在收到死亡威胁(后果未知,TA记者因刊发沙特LGBT相关文章被连续死亡威胁)之后并没有停止他深度报道的脚步,相反,他刊发了最新的专栏文章,报道的题目是?Omar?Aljabri,?the?Chelsea?fan?put?in?jail?by?the?Saudis?funding?Newcastle?United。

(以下为报道节选)

2015年5月24日,切尔西球迷奥马尔和哈立德-阿尔贾布里坐在斯坦福桥的座位上,观看了穆里尼奥的球队击败桑德兰,捧起英超冠军。

他们一起自拍,当时16岁的奥马尔配文“chaaaaaampions?!!!!”在他的Snapchat账户上。这对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长大的兄弟在哥哥哈立德搬到伦敦后开始追随切尔西。奥马尔则是远远地追随他支持的球队,熬夜观看欧冠比赛,他的哥哥说:“他绝对喜欢弗兰克-兰帕德、迪迪埃-德罗巴和埃登-阿扎尔”。

本周末,他们支持的切尔西将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迎战纽卡斯尔。如果他们的生活还是和以前那样,他们可能会一路走来分享切尔西这些年的酸甜苦辣。但恰恰相反,23岁的奥马尔完全不可能观看这场比赛。他被关押在沙特阿拉伯,和21岁被监禁的妹妹萨拉(Sarah)已经有18个多月没有和父母或兄弟姐妹说话了。最令人不安的是,四名美国参议员在2020年7月给当时的总统特朗普写了一封信,他们在信中说:“据信沙特政府正在利用这些孩子作为筹码,试图迫使他们的父母从加拿大回到沙特。”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是这封信的撰稿人之一,他在推特上表示,沙特王室将这些孩子劫持为“人质”。

在接受TA采访时,奥马尔和萨拉的兄弟哈立德声称,他的两个兄妹被用作“谈判筹码”,向他们的父亲,沙特阿拉伯前情报官员萨阿德-阿尔贾布里博士(Dr?Saad?Aljabri)施压。他的家人声称,刚刚收购了纽卡的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惧怕他手中的东西。他们说,国际刑警组织的文件中记录了这两人之间的一系列短信,从而强调了这一点。

沙特政府判定他的两个孩子犯有金融罪,并试图非法逃离沙特,但他的家人极力否认。而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此前发表了一份反驳声明称:“萨阿德-阿尔贾布里是一名名誉不佳的前政府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在编造和制造干扰来掩盖他犯下的金融犯罪,这些金融犯罪总计达10亿美元,为他和他的家人提供奢华的生活方式。”

随后的文章TA介绍了萨拉和奥马尔-阿尔贾布里的人生,21岁的莎拉打算学习设计和建筑。奥马尔比他大两岁,当时正在学习计算机科学与工程。

他们的兄弟哈立德回忆道:“他充满活力,总是聚会的中心人物。在沙特私立学校念书之后之后,我们把他们转到利雅得的英国学校,他们遵循英国的教育体系。奥马尔非常关注体育运动,他出生在1998年世界杯期间,所以他关注国际和国内足球。他最喜欢的球队是切尔西。

我们会在伦敦见面,他总是要求观看英超比赛,特别是在斯坦福桥。当他去波士顿看我的时候,他喜欢去看凯尔特人的NBA比赛,在沙特阿拉伯,他会熬夜看这两支球队的比赛。萨拉是一个非常害羞的女孩,总是走在我妈妈后面。”

“她起得很早,确保我的父母得到维生素,我的父亲得到早餐。我只有两个姐妹,但萨拉就像家里的小妈妈一样,非常保护我们的兄弟姐妹。她很聪明,她告诉我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建筑师。”

而阿尔贾布里博士的盟友说,他不打算走到这一步,作为一名长期任职的情报官员,他不是媒体关注的对象。相反,他通过更多的外交手段探索秘密渠道。然而,现在距离他的孩子们被监禁已经过去了18个多月,他的家人说,他别无选择只能公开此事,并希望媒体报道能转化为对西方政府的压力,以确保莎拉和奥马尔的释放。

对奥马尔和萨拉来说,监禁开始于2020年3月16日凌晨对他们在利雅得的住所的突袭。此前,孩子们曾在2017年6月21日试图离开沙特阿拉伯,当天本-萨勒曼正式被任命为王储。然而,他们的家人说,在护照检查处,当时18岁和17岁的奥马尔和萨拉被告知,出于安全原因,他们不能离开沙特。

哈立德说:“那是一个非常可怕和痛苦的时刻。由于奥马尔和莎拉被禁止旅行,我们只能通过视频通话。然后,在事情发生的那天,我妈妈给萨拉打电话,她没有接,奥马尔也没有回答。她感到害怕,因为这是不寻常的。我们不停地打电话,但没人接。然后我们收到邻居发来的短信,解释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告诉我们,大约有20辆没有标记的民用汽车,和大约50名便衣警察在早上6点出现,带走了奥马尔和莎拉。”

“他们还拿走了8包室内的物品,他们最初没有获得任何法律代表,被安置在一个秘密地点,这是一个拘留地点。他们不允许访客,到现在还没有访客。”

而当有机会就此事发表评论时,沙特媒体部和驻伦敦大使馆没有就TA的询问作出任何答复。

奥马尔和萨拉的兄弟哈立德是一名医生,但他表示,他觉得在加拿大、美国或英国以外的任何地方旅行都不安全。他的护照几年前就过期了,现在他必须用难民证件旅行。当被问及他感到焦虑是否正确时,沙特驻伦敦大使馆没有做出回应。

英超联赛方面也拒绝就这起事件置评,并坚称收购纽卡斯尔的PIF基金是独立于沙特国体的。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